• 建立校际联盟教育共同体 促义务教育均衡发展 2019-12-22
  • 世界杯来了 电影大片也来了!《侏罗纪世界2》主打视觉冒险 2019-12-16
  • 个税法修正案草案增反避税条款堵税收漏洞 2019-12-16
  • 不简单的职业谈资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12-14
  • 最美逆行!高速隧道突发火灾  交警三次逆行穿火线撤离400多名群众 2019-12-10
  • 汇聚正能量 讴歌新时代——关于用微电影传播核心价值观的倡议书 2019-12-07
  • 人民网评:营造风清气正的网络空间 2019-11-26
  • 你烧香拜佛,天就会降大斯于你? 2019-11-26
  • 山西:政府企业携手 助力脱贫攻坚 2019-11-15
  • 珠海举行军民两用技术应用推广对接会 2019-11-15
  • 信心持续攀升 预期比较乐观 2019-11-14
  • 中直机关“四风”问题监督举报专区 2019-11-14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11-07
  • 四川大熊猫宝宝诞生 熊猫基地人气旺 2019-11-01
  • 《陕西省县域经济社会发展监测考评办法》解读 2019-11-01
  • 爱情故事

    爱情故事_感人的爱情短篇故事
    导读
    最新推荐
    最新发表
    推荐周榜
    获赞月榜
    精品美文
    明星作者
    偶遇美文
    对诗试友
    分类
    励志
    感悟
    爱情
    伤感
    情感
    心情
    校园
    文章
    散文
    故事
    日记
    诗歌
    诗歌
    现代诗歌
    古体诗歌
    爱情诗歌
    优美诗句
    句子
    励志句子
    感悟句子
    伤感句子
    唯美句子
    爱情句子
    沧桑句子
    幸福句子
    经典语句
    作文
    推荐作文
    精品作文
    作文竞赛
    作文搜索
    当前位置:听牌还能杠吗 - 美文欣赏 - 故事会 - 爱情故事 - 茶靡花开穷途路,终是糖碎草木深

    麻将听牌高手:茶靡花开穷途路,终是糖碎草木深

    作者:白色 [文集]时间:2019-12-05 08:55  字体:、、
      “卖包子,刚出锅的包子!热乎着喽!”
      “…………”
      “卖灯笼!结实好看的灯笼!”
      街上的小贩叫卖着各色的商品,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而与此形成巨大反差的便是那个卷缩在一个角落,衣衫破烂如同一个小乞丐般的孩子。莫约六七岁的样子,本应在爹娘怀中撒娇的年龄,此刻却只能在寒风中缩在墙脚将自已紧紧地抱住。面色苍白得可怕,却依旧妄求着一丝暖温。
      晓星尘远远地望着他,紧皱着眉,那个孩子是……薛洋?
      他何时见过这样的薛洋,无论是看得见还是……看不见,他都不曾得知。
      晓星尘不知道自己在黑暗中游离了多久,只是再睁眼时便已经出现在这里了??醇ρ蟮哪且豢趟谝环从Ρ闶窍胍先ブ饰?,可是问什么?他能问什么?
      这时的薛洋还只是个孩子,什么也没做,而他……也只不过是一抹残魂罢了……
      想到这里,晓星尘嘴角勾起一抹嘲弄的笑。
      当他再次抬头时却正与薛洋那双亮得有些耀眼的眸子对上,晓星尘便又忍不住的想,拥有这般干净纯粹的眸子的人,为什么,会成为令世人不容的“十恶不赦”呢?
      或是那双眸中的光太过闪烁,明知道他看不见自己却还是忍不住地往旁边站了站。晓星尘这才顺着薛洋的目光看过去,发现他正盯着一盘点心看着。
      看着薛洋咽了咽口水却没有任何动作,晓星尘不由觉得有些好笑,他记忆中的薛洋哪里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晓星尘一面想着,一面看着。
      “那边那小孩,对,就是你,你过来……”
      坐在桌上的男人手中拿着一封信,显然也是注意到了薛洋的目光,嘴角勾起一抹恶劣的笑。
      薛洋有些不可置信地四下张望了一翻,确定他是在叫自己便小跑着过去。
      男人指了指桌上的点心,问道,
      “你想吃吗?”
      薛洋迟疑了一下,便重重地点了点头,目光一直在那盘点心上徘徊不定。
      男人又扬了扬手中的信,嘴角的笑意越发的深,
      “你去帮我送封信,这盘点心就给你,如何?”
      见薛洋就要伸手去接那封信,晓星尘忽的想起了薛洋曾经说过的话,心中一紧!连忙伸手想要将信夺下,手指穿透了信封,他这才想起来自己现在只是一抹残魂。
      “别去!千万别去??!”
      晓星尘也不管此刻薛洋根本听不见自己的声音,只是拼命的说着。
      薛洋的指尖在触到信的那一刹那,忽的感觉自己似乎听见了一个十分急切的声音让他不要去。薛洋只当那是一个错觉,可那声音却莫明的让他心中抽痛了一瞬……好像在哪里听过的……
      因为一个声音,因为一句“别去”,因为内心深处对那声音莫明的熟悉与信任。
      薛洋收回了手,深深地看了点心一眼,然后也不顾身后男人的表情如何,便转身向远方跑开了……
      晓星尘见薛洋没有去送信也是心中松了一口气,然后连忙跟薛洋的脚步,跟着他进了一个破庙,看着薛洋呈一个大字躺在一堆干草之上。
      薛洋抬头望着头顶的破洞,目光有些迷离,轻声喃语着,
      “到底会是谁呢……”
      夜,总是来得很快。
      晓星尘在薛洋的身旁盘脚坐下,合上了双眼。晓星尘不知道的是,从这一睌开始,薛洋总是会做一个梦,梦醒之后便是无尽的沉默。
      时光总是在不停的流逝,命运似乎早已注定的无法改变……
      晓星尘不知道是哪里出错,明明他已经阻止了不是么?!可为什么呢?!为什么一年之后,薛洋还是要去送信?!
      他只能无力的看着薛洋从一个天真的孩童一步一步走向黑暗,历史一遍又一遍的重演……
      十恶不赦……依旧是十恶不赦……
      晓星尘望着眼前的一幕,正是当初他死之时,他不知道自己死后发生了什么,所以也只能看着。
      只是……
      他看着薛洋抱着他的尸体,喃喃自语,像极了当初在墙下卷缩着的模样,
      “道长……为什么呢……洋洋只是想吃糖而已啊……你都不知道,你都不知道洋洋这些年过候有多苦……我多想改变一切,改变自己的命运,多想不再受那些苦……可是我怕,我怕有一点点的改变,我就再也见不到你了……道长……”
      晓星尘惊愕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不知从何处开出的荼靡花一点一点地逼近薛洋,那花开得异常妖治。晓星尘动了动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觉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拉扯着自己。
      薛洋原本是背对着他的,却又突然回头,忽的一笑,听牌还能杠吗 www.zykde.tw
      “晓星尘,我原以为世间万般皆苦,你却给了我一颗糖,我以为,你会是我的救赎……”
      又怎知,
      世间万般皆苦,你也不是,我的救赎……
      薛洋从腰间取下一把匕首,没有半分犹豫,将手腕划破。晓星尘看得心惊,想要阻止却无能为力。只能看着薛洋甪血在一旁的空地上画出一个繁杂的阵法。
      薛洋终于将阵法画完,面色也苍白的可怕,然后又回到晓星尘的“尸体”旁,将他抱入阵法中,
      “道长……我不欠你的了……想来,你也不愿醒来再见到我吧……”
      不,不是的……
      晓星尘摇着头,不知想说些什么,只是眼前一道白光闪过,便失去了意识……
      “阿菁?”
      晓星尘猛的睁开眼,却见阿菁手中端着一碗粥走了进来,阿菁见晓星尘醒了十分欣喜地加快脚步走到床前将手中的粥递给晓星尘,
      “道长你醒了!”
      “我这是怎么了?”
      “宋道长说你有点累,让我不要打扰你……”
      阿菁撇嘴,晓星尘只觉头有点痛,皱了皱眉,起身穿好鞋子勿勿出门,只留下一句,
      “我去找子琛?!?br>  街上依旧繁华,可晓星尘却莫明觉得不应该是这样的……可是,不是这样又该是什么呢?
      死气沉沉吗?
      呵,晓星尘嘴角勾起一抹弧度,他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不管怎么说,现在这样才是最好不是吗?
      只是……他总感觉一觉睡醒他忘了什么,似乎是一个很长的梦。
      “算了,还是去找子琛吧……”
      望着鲜红的糖葫芦,晓星尘抬手,似乎触摸到什么一般……那个虚幻的影子,笑得像个孩子……
      “诶??!这位道长!你还没给钱呢!”
      晓星尘望着手中的糖葫芦,并不理会身后气急败坏的声音,只是嘴角噙着一抹熟悉的笑……
      世上已无薛成美,清风不渡晓星尘……
      如里重来的代价是忘记,
      那么我便活成你的样子……

      【作者的话】我不知道这里有没有道友,但想发很久了,这样吧。
     ?。ㄎ?白色)
      首发读文斋://www.zykde.tw/wenwz/1034964.html
      作者个人主页:白色的空间
    本文作者(白色)的其他作品,您还要去看看么?
    折戏
    “秋风起,叶落黄……” 又一年秋至…… 若是论戏,定是要数那风城听风楼!听风楼内每日一出戏,也仅此一出千金难换。无数文人墨客早早相约,只为听上这出戏。长情在台后描绘着妆容,她是这听风楼里最好的戏子,多少人来此,...
    孤城
    残阳如血,风凄凄,瑟骨寒。蔓草斜飞,一片残砾,无尽的悲凉…… 撑了一把油纸伞,无风无雨也无晴?;蚴俏彝盍?,听闻将军,仍守孤城…… 一袭素衣,青丝三千,她漫步瓦砾,蔓草划过指尖,任残阳将她的背影拉长,划出凄凉的...
    忆梦
    【忆梦】 红烛风中摇,血蝶空中舞?!∷诖艘拐婪?? 浮生梦尽散,一梦一轮回?!∷旨堑迷?? 许下十年约,血染古战场?!∷玖柘商ㄉ?? 谁输了天下?谁又输了心? 留下约法三章…… 红曼轻纱拽,入手雪微凉?!√?..
    上一篇:若如初见
    编辑寄语
    我来说两句
    会员: 验证码:  [点击显示验证码]
  • 建立校际联盟教育共同体 促义务教育均衡发展 2019-12-22
  • 世界杯来了 电影大片也来了!《侏罗纪世界2》主打视觉冒险 2019-12-16
  • 个税法修正案草案增反避税条款堵税收漏洞 2019-12-16
  • 不简单的职业谈资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12-14
  • 最美逆行!高速隧道突发火灾  交警三次逆行穿火线撤离400多名群众 2019-12-10
  • 汇聚正能量 讴歌新时代——关于用微电影传播核心价值观的倡议书 2019-12-07
  • 人民网评:营造风清气正的网络空间 2019-11-26
  • 你烧香拜佛,天就会降大斯于你? 2019-11-26
  • 山西:政府企业携手 助力脱贫攻坚 2019-11-15
  • 珠海举行军民两用技术应用推广对接会 2019-11-15
  • 信心持续攀升 预期比较乐观 2019-11-14
  • 中直机关“四风”问题监督举报专区 2019-11-14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11-07
  • 四川大熊猫宝宝诞生 熊猫基地人气旺 2019-11-01
  • 《陕西省县域经济社会发展监测考评办法》解读 2019-11-01
  • 天津十一选五前三组技巧 快乐时时彩 淘宝快3qq群 甘肃11选5开奖 极速时时彩官方网站 青海11选57月6日第24期预测 浙江快乐彩12选5走势图开奖结果 福建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牛牛碰视频美国网站 华东15选5开奖最近30期